收藏本站设为首页联系我们
首页 > 文件资料 > 反腐言论

涡阳县农机局原党组书记、局长张群忏悔书


2017-02-15 16:59

我忘了组织的教育和培养,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

 ——涡阳县农机局原党组书记、局长张群忏悔

我的少儿时期是在贫穷与饥饿中度过的。父亲是一名小学教师,只有兄弟一人,和母亲艰难地养育着我家兄弟姐妹七人。在我还不记事的时候,为了全家人的活命,把二姐送了大姨家。我儿时记忆是从6岁在标里上小学的时候开始的,那时候家里的生活非常拮据,因交不起学费,大哥、大姐都没有上过一天学,直到现在都羡慕我们这些有点文化的人。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是,天天吃不饱饭,年年闹春荒,红芋成为一年四季的主食。

母亲是操持家务的一把好手,我上学时穿的衣服全是母亲织布,自己缝制的。我是听着母亲深夜织布的声音长大,看着母亲日益弯曲的背影成人。贫寒的家庭养育着我,含辛茹苦的双亲培育我长大。如今他们已多年不在,但他们朴实、大方、不怕艰辛的品质,让我度过了贫穷、艰辛的童年时期,养成了我不怕吃苦、不怕艰辛的坚忍性格,更让我懂得了穷则思变的道理。

15岁时的1979年,高考落榜在家。那时的农村孩子,要想有所建树,出路很少,上学成为谋取功名的最佳途径。每每想到农村生活的艰辛,看到两个哥哥找媳妇的艰难,立志要走出穷山村,走求学之路,学到本领在身,将来服务于社会。为此我远离家乡,离开双亲到阜阳求学,整整一个学期没有回家一趟。实在想家了,就向同学家借了辆自行车,一人骑着回家。1980年的7月,为省2元的火车票款,二哥骑自行车来阜阳接我回家参加高考,结果又一次名落孙山。我不甘心失败,想再复习一年,但家中实在拿不出钱让我复习了。为此,我拉着装满西瓜的架车,每天去周边的集市卖西瓜,为上学筹措学习费用。周而复始,一连三年名落孙山。虽然没有考上大学,但为将来的一天真才实学地服务于社会奠定了文化基础。

1984年,县里召财政干部,我被录用了,但是招聘制干部。实行的是不转正、不吃商品粮、三年内不得转岗三不干部。当时,招聘制干部是人家看不起的。1986年,全市统一考试,在各地自然减员中录用三名正式财政干部。当时,涡阳175名招聘制财政干部,录用三名。我们那批人都是为生计复习多年的高中生,虽是名落孙山,但都是有真才实学的人,竞争非常激烈。我很幸运地被录用了。我非常珍惜这转正的机会,可以说是一步上了天堂。就是考上大学,也不一定能摊上这样的好事。它为我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石。这是我艰辛的求学之路,也是我能够服务社会的起点。

我曾想,变成一只雁过留声的小鸟。19923月,全县启动撤区并乡工作,我以标里区财政组长的身份,留任标里镇财政所工作,任镇财政所筹备负责人。同年,党委换届,我当选为镇党委委员,从此进入乡镇领导班子,那年我28岁。职务升迁了,但更让老父亲担心了。他每星期都去我办公室或家中唠叨,年轻人要珍惜自己的前程,做经济工作的,心要细,细节决定成败;人要正,正则出威严;心要正,做到公而忘私。在家乡工作,处处要小心,大大方方干事,小心翼翼做官。他说,做官是小事,做人是大事。

1995年,父亲去世,那时他59岁。父亲的去世对我打击特别大,劳累加悲伤,天天只喝酒不吃饭,直到发现大便发黑,方知道胃出血了。我没有忘记父亲、岳父的谆谆教诲,工作中严于律己、宽以待人。工作中思路清晰、方法得当、业绩明显。19973月提任花沟镇党委副书记,1999年被任命为新兴镇镇长候选人职务,从此我进入了乡镇主要负责人的角色。1999年至2009年,是我人生的巅峰期。新兴是皖北革命圣地,彭雪枫将军曾在这燃起抗日烽火。涡阳很多地方名人是从新兴站起,逐步进入市县领导班子。我暗下决心,一定用心地做工作,以能在革命老区工作为降大任,竭尽全力去干。我在新兴做了两年多镇长,八年镇党委书记,在新兴一干就是10年。10年来,我工作从基础做起,抓好两大基础,一是修路、植树。农田水利为基础的民心、民生工程,这是群众基础。干了一些群众想干,愿意干,自己又干不了的事。二是干部基础。注重抓班子,带队伍,强化村级干部队伍建设。新兴这块热土,这一圣洁的土地培育锻炼了我,是我人生价值真正体现的地方。

错误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让我走上了不归之路。20093月,我被调农机局工作,这是我走向错误行程的开始。思想上认为自己在新兴10年,要成就有工作成就,要群众基础有群众基础,农田水利、林业生产、公路建设样样在全县领先。省市检查看新兴,给县里争了光。全县各类现场会在新兴开,给其他乡镇带了好头。结果,10年的乡镇镇长、书记,45岁调回城里,弄了个事业局长干。那些能力不如我,业绩没我大的人,调回安排的的确比我好。从那时起,我不是从主观上找原因,总是在客观上找理由,思想上有包袱,整日怨天怪地,牢骚满腹,行动上得过且过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,自己的人生观、价值观受到扭曲。不是天天忙在工作上,而是整日里奔跑在酒场上。工作上不思进取,行动上花架子工程,生活上花天酒地。借参加企业年会、各种农机展销会之名,到处参观游览,让受自己监管的企业花钱买单。

随着地位逐渐升高,自己没有把握好方向,原本清廉的作风不存,借权敛财,用权生财,成了我的方向。贪腐之心藏于身,贪财之手到处伸。我忘了组织的教育和培养,忘了党的纪律,失去了自己的行为准则,忘了父母临终前的教诲,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最终走了不归之路。灰色的人生,惨淡的人生,惨淡的行程,辉映着曾经的往事。想起了贫穷痛苦的少儿时代,艰难困苦的求学之路,曾几何雁过留声的誓言。

我对不起党组织对我多年的培养和教育,组织上培养一个干部不易。自走向工作岗位,我在职上大学,参加省市党校学习,光学费交了很厚一沓。一路走来,一路学来。党组织就像党员大家庭的家长,当你有功时,鲜花、掌声不断,有过时,像对顽皮的孩子进行批评教育。我对不起生我养我的双亲,他们虽过世多年,但忠告和教诲不绝于耳,我长跪于天地之间,痛苦不已,急呼父母大人,儿子错了,辜负了你们多年的培养和教育、期望和重托,我错了,我错了……

 

直播安徽纪检

全省新闻热点